[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龙井市今日大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汽车资讯 >

苏轼一生娶3妻,为何最爱是润之?原因点透爱情之所以美好的真谛_

[时间:2020-08-04 13:15来源:未知作者:admin浏览:]

(说历史的女人??第1393期)

苏轼生命中有三个重要的女人:一个是心心相印的妻子王弗,一个是知冷知热的第二任妻子王润之,还有一个是懂他敬他的侍妾朝云。

可以说苏轼是幸福的,妻子王弗是人生路上的陪伴和指引,知已朝云是灵魂上的契合与追随,而王润之,这个容易被人们忽略的女人,恰恰给予苏轼的是柴米油盐的日子,细数流年的庸常。

梳理苏轼的诗词,年青时,一腔济世救国的豪情,他写《刑赏忠厚之至论》、《留侯论》、《教战守策》,写一系列适合世用的政论文,忧国忧民,针砭时弊,希望宋仁宗能“励精庶政,督察百官,果断而力行”,他和杜甫一样,有“致君尧舜上”的壮志雄心。

后来王安石推行变法,宋神宗是最大的支持者。而苏轼反对新法,站到朝廷的对立面,从此开启了人生一贬再贬的贬谪模式。

被贬密州时,苏轼对朝廷还抱有希望,慨然写下“鬓微霜,又何妨!持节云中,何日遣冯唐?”这样踌躇满志的诗句。

及至经历了“乌台诗案”,九死一生,被贬黄州之后,苏轼心境已无比凄凉,看那只“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的孤鸿,谁人想不到苏轼傲岸孤独的背影呢。但同时,他也是惴惴不安的, “饮中真味老更浓,醉里狂言醒可怕” 一场生死劫难,苏轼已看到了大宋政坛的深度和黑暗。

黄州四年,苏轼的人生模式逐渐从追求向上到追求向外打开,当他的生活安顿下来之后,樵夫野老的帮助,亲朋故旧的关心,山川风物的吸引,州郡长官的礼遇,当然,还有妻子王润之不离不弃的照顾,终于使他拔开阴霾,直面人生,而又超然物外。一句“也无风雨也无晴”,便是他“回首向看萧瑟处”之后,给他的人生做得总结。

“几时归去,做个闲人,对一张琴,一壶酒,一溪云” ,在黄州的最后时光,苏轼已从容如斯。

后来,苏轼又被贬到惠州,“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一颗小小的荔枝,便是他安心的理由,他已学会从苦难里淘到的快乐,这种随遇而安,以苦为乐的生活态度,再也没有什么人生险境能困扰到他了。

也是在这种人生厉炼、升华,滤尽滓渣的过程中,苏轼渐渐体会到日常生活的可贵,而陪在他身边经历繁华和落寞,低谷和巅峰,一直不离不弃,默默无闻的王润之,终于也显出她的可贵和美好。

“今年刈草盖雪堂,日炙风吹面如墨。”在黄州,苏轼任团练副使,官位极低,微薄的俸禄不够养活一大家子人,为了生计,润之和他一起采摘野菜,耕种稻田,割草盖雪堂,尽管“日炙风吹面如墨”,她也甘之若饴,无怨无悔。

“昨日一牛病几死,牛医不识其状,而老妻识之,曰:此牛发豆斑疮也,法当以青蒿粥啖之。”在给友人章子厚的书信中,苏轼兴致勃勃的记载了一件事情:一头耕牛发病,气息奄奄,精于医术的牛医不知所措,朝夕相处的老妻却懂行,对症下药,药到病除。这其实是一件不足挂齿的小事,苏轼却郑重其事大书特书,他分明是在向友人倾吐自己和妻子乡间生活的愉悦,轻逸。

“今日复令庖人杂小豆作饭,尤有味。老妻大笑曰:此新样二红饭!”一顿夹杂着大麦、小豆的粗杂粮饭,一家人吃得津津有味,润之还大笑着称它为“新样二红饭”,苏轼他们一家人,真的是吃出生活的另一番滋味了。

苏轼的《后赤壁赋》中有这样一段话:客曰:“今者薄暮,举纲的鱼,巨口细鳞,状似松江之鲈。顾安所得酒乎?”归而谋诸妇。妇曰:“我有斗酒,藏之久矣,以待不时之需。”于是,携酒与鱼,复游于赤壁之下。”那位说“我有斗酒”的妇人便是王润之了。

苏轼有诗,润之有酒,润之知道自己的丈夫才华横溢,他的天才需要“诗酒趁年华”的自我放飞。

但润之也知道自已的丈夫是俗世里一个普通的男人,所以就为他备下了日子里的那份寻常,等丈夫看透世间风景,转身,好和她一起看细水长流。

这首《蝶恋花》,是苏轼写给润之的,全词如下:

泛泛东风初破五。江柳微黄,万万千千缕。佳气郁葱来绣户。当年江上生奇女。

一盏寿觞谁与举。三个明珠,膝上王文度,放尽穷鳞看圉圉。天公为下曼陀雨。

润之生于闰正月初五,在初春这个江柳微黄万千缕的美好季节,苏轼特意买鱼放生,为润之祈福。只是此时,苏轼已是六十一岁的老人,而润之已经亡故三年了。

斯人已逝,过往却历历在目。苏轼回想起自己的三个孩子苏迈、苏迨、苏过,润之疼爱的不分彼此,虽然苏迈是前妻王弗的孩子,这是最让苏轼感念的地方。温柔,贤惠,善良,在苏轼眼里,最美丽的女人就是润之的样子了。

林语堂在《苏东坡传》中说:“男人一生在心思和精神上有那么奇特难言的惊险变化,所以女人只要聪明解事,规矩正常,由她身上时时使男人联想到美丽、健康、善良,也就足够了。”

王润之是最平凡的一个,却也是苏轼最依恋最放不下的那一个。

苏轼死后,留下遗言,和润之葬在一起。生则同衾,死则同穴,爱情最美的样子,大约就是柴米油盐,长久为伴的平凡和日常吧。

(文/华之,女作家,电视台总编)

网站首页军事新闻教育新闻体育新闻金融新闻财经资讯社会文化历史咨询科技前沿热透新闻女性生活星声星语旅游新闻娱乐新闻大咖名流汽车资讯社会新闻时尚新闻法律在线健康新闻

Power by DedeCms